您好,欢迎来到从美油画城![登录] [免费注册]
首页 > 行业知识 > 绘画艺术 > 毕加索的艺术具有侵略性
毕加索的艺术具有侵略性
从美油画 / 2013-12-11

 毕加索,一个人类艺术史上的响亮名字,一位在艺术表现形式感充满了创新与争议的西方现代艺术巨擘,在他离世38年后,他的作品又一次来到了东方中国,来到了上海世博园区中国馆展出。这次来源于巴黎国立毕加索博物馆的“2011毕加索中国大展”,62幅精湛原作囊括了这位巨匠“蓝色时期”、“玫瑰红时期”、“立体主义时期”、“超现实主义时期”和“田园时期”等不同阶段的艺术表现形式,无疑是一次艺术饕餮盛宴,更是一次具有相当张力的东西方文化碰撞的事件。面对这次有如此众多、精彩纷呈,同时也是艺术表现形式陌生、奇异的大师作品,该如何解读,以及毕加索艺术的经典性对于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可能呈现的影响,著名中国抽象艺术画家、华东师大美术学院院长周长江先生和著名中国当代艺术家、民生现代美术馆执行馆长周铁海先生畅谈了他们的观点。

 

  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

 

  在谈到如何看待此次毕加索作品大展,两位著名的当代艺术家都持有一致的看法。周长江先生认为,此次大展不乏“名人效应”,但大展本身应该是“本年度一个具有重要影响的文化事件”,“毕加索是整个20世纪最有代表性的画家,其在美术史上的地位和影响,他作品表现形式的多变,他在艺术之路上丰富充沛的创造力,以及作品在艺术品市场长盛不衰的高端地位,无人可比。毕加索对人类视觉艺术的贡献大大超越了有史以来的任何一个画家。”

 

  周铁海先生认为,“毕加索在人类艺术发展史上做出了极大的贡献,是一位极其重要的艺术家。这次大展,作为一次西方现代艺术的普及,是很有意思的。 ”对于毕加索作品看得懂或看不懂的疑惑,周铁海先生认为,“如何去看,去欣赏,由多方面的因素决定。看不懂,主要还是观者对西方艺术发展的源流不是很了解,和艺术审美的教育薄弱有关,我们几乎没有艺术审美这方面的教育。不少人对于100多年前出现的印象派绘画作品的认识,都是片段的,没有形成一种艺术审美认知,缺少社会文化审美基础,也就很难明白这些作品的价值。其实,艺术的方向有其自身的发展规律,毕加索的作品也是一步一步过来的。缺少对艺术源流的了解,就比较难看懂毕加索的作品了。”

 

  周长江先生坦率地说道,“这次来的作品只是毕加索大量艺术作品中的一部分,但足以证明他多变的风格,对中国观众来说,还是有很积极的文化意义的。 ”“如何看,其实可以从‘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来看待,内行通过看毕加索的原作,可以知道很多东西,比如笔触的节奏、变化,等等,看原作与看图片的感受是完全不一样的,看原作在专业上可以对作品获得深度的认识。而外行看热闹也很好,毕竟这样的艺术大餐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出现不多,通过观看这样的大展,既可以知道杰出艺术家的名气,同时也可以使自己的审美眼光得到提高。无论是内行还是外行,大展都会对自身的审美文化观念有冲击。”

 

  毕加索的艺术更具有侵略性

 

  “如果从二十世纪最有影响力的画家来说,毕加索的艺术可以和同样具有影响力的法国画家、野兽派代表画家马蒂斯有所一拼。马蒂斯的艺术创作,可以说代表了法国女人所呈现的优雅,而毕加索的艺术表现则代表了西班牙男人的阳刚之美,因而他的作品更具有侵略性。”周长江先生在谈到毕加索作品的感受作如是说。

 

  作为中国当代艺术的中坚人物,周铁海先生认为, “上世纪80年代初,毕加索原作画展第一次来到上海,显然对中国当代艺术的推动和发展具有相当的启示作用,无论是艺术观念还是艺术表现的样式。但经过20多年的发展,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已然在走向成型、成熟,并成为全球化艺术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这次大展从某种意义上来看,也是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对毕加索艺术的一种致敬。”

 

  此次大展,对于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将会有何种影响力,不如说这次大展对当代艺术的发展更具有启示作用。周长江先生说道,“毕加索作品的丰富多彩和他在艺术史所取得的成就,足以证明毕加索是一个追求艺术自由,充满自信,热爱生活,不拘泥陈规的艺术大师。当然,这与他一生多采多姿的生活经历有关,与西班牙拉丁民族的生活风尚有关,充满浪漫激情的拉丁文化,不仅哺育了毕加索,其实世界上还有很多名画家都是来自西班牙的。”

 

  “毕加索的艺术经历,我觉得对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可能更重要的是一种启示作用。中国当代艺术的发展从毕加索作品的创作本质中获得这样的启示:要有充沛而自觉的艺术精神,获取更多层面的自由的作品艺术样式和变化丰富的艺术表现力。”

 

  说到上世纪80年代初毕加索绘画原作来上海美术馆展览的事,周长江先生回忆起当时的情景,“那时候,毕加索原作第一次来到中国,我们搞专业绘画的人都很兴奋,这些画作白天对观众展出,晚上就被我们临摹,我当时就临摹了其中的一幅。”

 

  确实,毕加索这位世界现代美术发展史上谁也无法忽略的大人物,同样也是中国当代艺术蓬勃发展过程中所绕不过去的具有重要影响和启示的艺术大师。

>世纪二三十年代苏联时期对于艺术表现力的作用是明确的,苏维埃选择了现实主义的艺术形式,一种更大众的、更具宣传性和导向性的形式,放弃了各种更强调艺术家内心世界、单纯的艺术形式。许多艺术家转而迁移西方实现自我艺术价值。这一时期的雕塑艺术,充分发挥了现实主义的大众艺术作用,用艺术家的激情,诠释对新的意识形态的艺术理解,形成独特的、不可或缺的“苏派”。